現代中的東方建築文人 - 黃寶瑜

        黃寶瑜教授及建築師(1918-2000),江蘇江陰人,1918年生,字完白,號宿園。自小受母親藝術氣息的薰陶及鼓勵,勤習書法、繪畫、篆刻,培養出深厚的人文藝術涵養。1940年高中畢業,此時正逢對日抗戰之際,他投筆從戎進入「南京首都電話局」工作,曾帶領著一班人,從南京長途跋涉到長沙,負責長沙大撤退後的電訊修復工作。同時參與若干歷劫後的城市重建工作,深感戰後國家需要建設,於是立下學習建築的志願。1941年黃寶瑜考取中央大學建築工程系,他的畢業設計榮獲中國建築師學會舉辦的競賽首獎,因而繼續留在中央大學建築系擔任四年的助教,並前後跟隨中國營造學社文獻主任─劉敦楨教授學習達七年之久,奠定了日後建築研究的基礎。1947年與夫人蔡哲琛女士在上海貝當路國際禮拜堂結婚。

        1949年黃寶瑜隨教育部以南來教員身分疏散來臺後,先在臺南工學院開設「中國建築史」和「中國營造法」兩課程,此為臺灣的建築系有中國建築相關課程的開始;之後並出版《中國建築史》(1960)一書。同年結合中央大學建築系友共九人,成立九聯建築師事務所,之後曾任臺灣電力公司工程師兼建築課長、行政院國民住宅興建委員會工程組長、教育部建築研究所所長、中原理工學院建築工程系主任、國立臺灣大學工學院土木系兼任教授、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教授、中興大學都市計劃研究所教授、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計劃研究所主任等。1956年在國際合作計劃下,黃寶瑜接受美國住宅總署邀請,在賓夕凡尼亞大學跟隨惠登博士,進行國民住宅和都市計劃的學習與研究,當時曾就中世紀城市及建築加以探索,同時訪問哈佛、耶魯、麻省理工、加州諸大學,探討建築教育問題。

        1961年黃寶瑜成立大壯建築師事務所,「大壯」之名取自其師劉敦楨字號「大壯室主人」;其中最為人所知的故宮博物院(1965)等建築作品就是在這期間所設計的作品。當時由於故宮博物院受到蔣公的喜愛,曾請黃寶瑜將1919年日據時代建造的總統府外觀改建為中國宮殿式,但黃寶瑜認為在充滿古典樣式的建築上,硬是改成中國宮殿式樣相當不合適,因此向蔣公提出建言,總統府才得以原貌保存下來。

       黃寶瑜的建築作品除了故宮博物院(1965)外,還有陽明書屋、臺北市城門(景福、麗正、重熙;1966)整建、中原理工學院建築系館(1972)、雙溪中央社區住宅(1975)、石門水庫紀念物(1962)等。而黃寶瑜在戰後初期曾擔任過許多公家機關及學校機構要職,因此參與過許多規劃設計案,如石門水庫後池地區佈置計劃(1962)、陽明國家公園計劃(1963)、高雄蓮池潭風景區計劃(1966)、林家花園整建計劃(1966)、日月潭風景區發展計劃(1969)等。另外,黃寶瑜的金石書畫作品也有相當造詣,並曾任教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出版過《玉潮山房印存》(1973)、《學藝邇言》(1976)、《雪浪居印》(1989)、《篆書禮運大同篇》等,作品亦曾展出於英國劍橋大學東方學院及多倫多大學藝廊等。

        1960年中原理工學院建築工程系籌備主任虞曰鎮邀請黃寶瑜來校演講,講題為「中國建築的新機運」,之後並於1961年接下第一屆中原建築系主任職務,任期至1973年,長達十二年。當時由於師資聘任不易,因此黃寶瑜引介許多中央大學建築系畢業的系友來系任教;「中央系統」教師遂成為當時中原建築系的重要特色之一。黃寶瑜以「無為而治」之自由開放的教育理念來帶領建築系,並在傳統學院派的布雜教育為主的課程外,增加了都市計劃、景觀、及社會學等相關課程,將建築領域擴大,成為整體環境的一部分。另外,在系上創辦中原建築系刊《將作》及建立系展的傳統,培養學生相互合作之精神,並讓學生作品展現在社會大眾面前;這些作法除了奠定中原建築系日後成長茁壯的基礎外,更讓社會對建築系及建築教育有了深刻的認識。

        黃寶瑜是一位保有中國傳統文化思想及西方現代觀念的教授及建築師,從他的經歷中可看出其孕育自中國傳統文化的特質,並潛移默化地影響了許多莘莘學子。他在《建築˙造景˙計劃-宿園論學集》(1975)一書的自序中寫到「教書、執業、顧問、進修,交織成一幅壯年忙碌和平凡的圖案」;他的一生刻劃了臺灣1960至70年代社會發展的軌跡,同時更反映了黃寶瑜在臺灣戰後建築發展中所扮演的特殊關鍵角色。

 

Today: